鸡鸣驿

题记:
鸡鸣驿,又名鸡鸣山驿,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鸡鸣驿乡,始建于明朝初期(一说始 建于辽金而成于元代),是全国现存最大、功能最齐全的古驿站。入选世界百个濒危文化遗址。驿站里最有名的“贺家大院”曾是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时,慈禧太后和 光绪皇帝逃难留宿的地方。2016年5月19日下午游览鸡鸣驿,以散文诗记之。

一、

鸡鸣三声,天下大白,城门洞开。

天光重启驿墙上的汉瓦秦砖,光阴蹄声嘚嘚,尽做成白马飞驰而过石板老街。

远看一峰陡起,鸡鸣传闻四野,所有的草木都起身迎向官道,只见车马滚滚而来,入鸡鸣驿, 驿卒、探马往来于道,商旅带来俗世繁荣,酒肆里沽酒,鸡鸣寺祈福,风声与传闻高过道听途说。

途径这里的人,没有一个是归人。他们日夜鞍马奔于途,武将纸上谈兵,文官出谋划策,一次次皆因闭关锁国,置人民于水火。

二、

密令和锦书,再难修补身前旧河山。

至此, 鸡鸣驿迎来三千里加急,送别旧朝代殆尽的气数。

经年的骨血,垒高这孤城一座,扼守大漠与西风,等那途经的人,来访这苍茫中的故城,从砖瓦中翻找昔日的奇迹与荣辱,在石头中翻看那让人泪水长流的密约。

数百年后有人问:“因何日行千里的速度,终难追回一场泡影?因何那些丝绸和白银,都没能换回一场必然的灰飞烟灭?”

三、

轮回路远,前世走散的人重又回到鸡鸣驿,曾经往来驿站的文臣或猛士,也沿着暗记从白云边返回苍茫尘世。

旧情依稀,朝代如云,能执手相认的人,定是前世宗亲。

鸡鸣驿,留有遗世之美。往来于街巷中的皆是古人与流云,每一次不期而遇,皆是古老灵魂的再次相认。

如庙宇中遇见那生动的壁画,如指挥署遇见门当户对和砖雕,如若遇见头顶槐花牵手走过石板街的情侣,他们一定是那爱过前世又爱到了今生的人。当他们赤脚走过城墙上的每一块砖石,手指触及城墙上那些泥土和石砾的时候,心中顿生载舟覆舟之慨,回首有缘人:

“是相濡以沫,还是江山社稷?”

答曰:“爱过之后,再议。”

四、

其时,乱世已平,山河依旧,鸡鸣驿三字孤立于北方平野,阑珊处藏下十万火急,槐荫下藏起庙宇和房舍。

诸神作证:作为千载纽带的鸡鸣驿,一端链接庙堂和江湖,一端通向古往与今来。它是铁打的,也是流水的,而来往之人,皆行在颠沛的路上。

如今,他们是故地重游的人,也是荷锄归来和泥墙根晒光阴的人,身居太平,与古树为邻,晴耕雨读,和光同尘,深藏美德与良善,皆是世人眼中安然的一切。

可知,安宁才是盛世的真相。

2016. 5.21

推荐语:

鸡 鸣驿曾是喧嚣热闹之地,“车马滚滚而来,入鸡鸣驿, 驿卒、探马往来于道,商旅带来俗世繁荣,酒肆里沽酒,鸡鸣寺祈福”;鸡鸣驿也曾是历史风云汇集之处,“一端链接庙堂和江湖,一端通向古往与今来。”但诗人 在这里感受的却不是这些,只是日常人世,“是荷锄归来和泥墙根晒光阴的人,身居太平,与古树为邻,晴耕雨读,和光同尘,深藏美德与良善,皆是世人眼中安然 的一切。”确实,这才是人间最长久最现实的生活,也是我们最该珍惜和保有的生活,诗人因此感叹:“可知,安宁才是盛世的真相”,诗写到这里,可谓点睛之 笔。整首诗节奏舒缓,有一种从容大气。语言也颇简练,古意今情融汇得天衣无缝。(特邀点评人:李少君)

007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鸡鸣驿 | 旅商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win官网 增值税专用发票 澳门黄金城